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思想前沿


从动力煤生产向营销和贸易领域的延伸

当前正是煤炭企业向贸易和物流领域扩张获取早期优势的最佳时机,从而迈出提高盈利、减少收入波动、实现长期增长的第一步。

概要

在过去的五年中,市场为应对旺盛的能源需求加大投资,已经带来了明显的供应增长。然而,近期的需求增长已明显减缓,预计2013年将存在1.5亿吨过剩产能 。在西方发达市场,尽管煤炭相比其他能源产品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但由于对碳排放和可再生能源的环境监管,能源原料的应用已逐步发生转移,造成了燃煤电厂总数的减少。不过,煤炭发电设备将继续受益于原料的成本竞争优势,逐渐通过新的途径顺应愈加严苛的法规,例如煤和生物质混烧技术的应用。

埃森哲认为在这样的成本竞争环境下,煤炭生产商可以通过向贸易、市场营销和物流等下游经营活动的扩展,提高盈利能力,减少收入波动。生产商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提高利润率,例如将低热值煤和高热值煤在终端市场上混合销售,以及改变采购模式,从美国等积压市场购买煤炭,然后重新定向出口到中国这样的高价值市场。埃森哲的分析表明,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混合销售可以将终端价格的销售毛利增加5%到15%,而区域套利可以在某些特定贸易路线上获得10%至15%的利润增长 。由于预期现货量在逐步增加,亚太区的矿业企业应抓住此次战略机遇,将经营范围扩大到市场营销和贸易领域。

为了解这些机会的潜力,埃森哲设计了一套分析方法,找出并计算从套利机会中可以实现的利润增量。我们从观察全球和亚太地区煤炭市场的动态着手,在强调市场机遇之前,评估各种供求驱动因素的前景。结论重点强调了矿业企业向贸易和物流领域扩张需要开发的各种运营能力,从而帮助企业获得附加价值。

埃森哲预测矿业企业为保持竞争力,规避预期风险,将不可避免地执行这一战略。虽然我们知道煤炭价格可能会在中期有所恢复,但每年的价格波动很可能和过去五年一样,维持在年均c30%的水平。 这一震荡仍将由多项因素带动,其中主要因素包括煤矿吞吐量的不确定性和终端市场消费模式的变化,例如美国页岩气的供应增加,中国国内煤炭基础设施的扩建,或是欧洲的碳价格恢复。

当前正是煤炭生产商赢得这一战略早期优势的最佳时机,从而帮助企业迈出提高盈利、减少收入波动、实现长期增长的第一步。

背景

全球煤炭消费已转向亚太地区,预计到2030年亚太区的需求将占总消费量的80% 。在对所有主要能源进行比较之后,我们预计2030年以前,煤炭和石油仍将是世界上主要的能量来源。鉴于煤炭的成本竞争优势,其它替代能源带来的挑战只是微乎其微的。

中国是亚太地区远超其它国家的最大动力煤消费国,在过去十年中占据约95%的消费增长 。中国的经济增长(2012年GDP年增长率为7.8%)主要由能源密集的制造业驱动,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能源需求。尽管官方积极推动替代能源和高热值电煤的应用,但预计来自中国的需求将继续保持增长。由于中国政府对替代性能源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别无选择的造成内陆燃煤电厂的数量显着增加。

在消费增加的同时,亚太地区正在扩大其煤炭产量的全球份额。从1990年至今,中国的生产份额已经增加了一倍以上,从20%上升到目前世界总量的50% 。一些较小的煤炭生产国已经输给了中国,主要归咎于相对较高的单位生产成本,进一步证明了实现规模经济的重要性。与石油和天然气市场不同,高消费市场同样可以作为高生产国,也因此将海运贸易的比重限制在总产量的16.4%。与此相比,2012年的原油贸易流量为总产量的64.2%。

分析

为了抓住套利机会,带动利润增长,埃森哲确定了亚太地区矿业企业应该考虑的两个主要经营能力发展方向:

  1. 将业务扩展到贸易和市场营销活动

    一个以精益的交易功能为核心的经营模式,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业务框架,要求所有前、中、后台业务部门能够保持紧密合作。煤矿开采团队可以在重点优化生产的同时,为交易员提供尽可能多的预测和可选方案,以便留出交易利润。同样,为了确保已交付的经济数字,交易部门需要合理运作物流链,并保证交易利润。鉴于市场对基本面的变化反应强烈,供需研究是煤炭贸易中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最后,为让市场上的交易机会变为现实,开发和营销部门的有力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强大的供应商和/或客户基础,市场机会只不过是理论上的纯定向交易,利润非常有限。中间部门,尤其是风险管理部门,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需要完全与前线交易部门独立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后勤运营部门需要高效和知识渊博才能处理诸如交易确认、结算、开票和经纪人对账等一系列任务

  1. 发展终端到终端的全程物流能力

    能否执行先进的营销和交易策略依赖于煤炭交易商在物流业务上的灵活性和可控性。依托第三方物流资产的方式在价值链的某些环节比较难以实现,比如矿坑到码头的物流,但在像租船这样的环节则比较容易管理。因此,通过将自有资产和发包业务进行组合来优化物流管理,是控制成本和实现灵活交易策略的关键。但是,企业并没有必要完全拥有所有资产。承购或设施使用合同需要很少或零股权投资,可以确保所需环节的物流运作,减少注入资金。

    想要抓住市场营销和贸易机会的煤炭企业因此需要考虑将其资产范围扩大到海上转运设施、船舶租赁、仓储、配煤及其他物流环节,以便使整个物流价值链能够执行并支持更为复杂的交易策略。

建议

尽管短期和中期动力煤市场供过于求的情况给价格施加了下调的压力,埃森哲预计市场已接近价格的下限。澳大利亚煤炭出口商在第85个百分位上的边际成本价格是$87/吨 ,印尼生产商的价格是$63.6/吨 ,任何持续低于上述水平的市场价格都会引发供应商的合理化措施,以至最终价格提升。我们预期亚洲煤炭需求是韧性的,主要根源在于市场对低成本能源供应的需求,因此中、长期煤炭价格的前景看好。

然而,目前的价格环境限制了动力煤生产商的利润。作为回应,他们应考虑探索新的收入来源,而不是简单地增加产能,这样才能帮助企业提高资本回报率,减少盈利波动。为帮助采矿企业保持竞争力,我们提出一个重要机遇点,帮助企业将业务扩大到贸易、市场营销和物流领域,以便获取市场套利收益。如今的贸易战略出现多样化趋势,包括配合低热值煤和高热值煤以及在终端市场配煤销售,或是改变采购模式,从美国等积压市场购买煤炭,然后重新定向出口到中国这样的高价值市场。埃森哲的分析表明,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配煤销售可以将终端价格的销售毛利增加5%到15%,而区域套利可以在某些特定贸易路线上获得10%至15%的利润增长 。

这种类型的扩张战略在煤炭开采收入签约时需要一笔前期投资。向贸易领域扩展业务需要持有更多的风险资本,而向物流领域的扩展需要购买

资产,例如储存和配煤设施、海上码头及租赁船舶等。这种向下游价值链的扩张可能会迅速演变为成本密集型业务,主要取决于资产所有权结构和运作流程。亚太区的一些采矿企业可以动用一些流动资产来支持这些投资,因为与全球其他同行相比,他们的流动资产一直维持在相对健康的水平上;或是可以从原有的开采计划中转移部分资本开支。

那些能够及早采取扩张战略获取早期优势的采矿企业,才能有机会实现长期增长,减少盈利波动。现在正是亚太区煤炭企业抓住这一机遇的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