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埃森哲《展望》期刊


能源互联网重构未来能源世界
访谈:远景能源CEO张雷

远景能源致力于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控制和智能传感等技术,搭建一个能源互联网平台,挑战和颠覆传统能源管理和应用方式,利用能源互联网创造一个理性而繁荣的可再生能源市场。

远景能源彻底突破了传统风机的技术禁锢,使风机能够主动感知、思考、判断和决策,让风机使用数据洞察两个问题,一个是风正在做什么,另一个是下一步风还要做什么,然后发电设备之间、发电设备与用电设备之间都会进行数据“对话”,实现能源自动管理和优化。但这一切技术变革的背后,其实都是为了一个更高的目标,那就是推动一场能源互联网革命。

远景能源致力于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控制和智能传感等技术,搭建一个能源互联网平台,挑战和颠覆传统能源管理和应用方式,利用能源互联网创造一个理性而繁荣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为了探究这一战略及其具体路线图,埃森哲战略董事总经理黄伟与远景能源CEO张雷先生展开了一场精彩对话。

提问:远景能源既作为制造企业生产智能风机、研发超导风机,又作为信息技术企业搭建智慧风场平台和阿波罗光伏云平台。为何会选择这种“软硬件通吃”的业务组合?哪方面业务对远景能源的生存和发展更加关键?

回答:软件和硬件模式之间并不存在矛盾关系,有些公司是硬件起家但后来也涉足软件领域,也有些公司反之,比如微软、谷歌。其实做硬件还是软件只是形式问题,关键还要看本质,这个本质就是市场需求和痛点。

具体到新能源行业,目前存在两个痛点,一个是度电成本高,二是协同和带宽问题。针对第一个痛点,我们主要通过硬件来解决,但这也不是纯粹意义上的硬件,而是基于软件定义的硬件。而针对第二个问题,主要是依靠提高效率来解决,就像Uber一样,通过共享方式,提高了汽车利用率,我们主要是解决能源成本和协同成本的问题。不管是做软件还是硬件,在我们眼里都是统一的。就像苹果公司,很难定义它究竟是硬件公司还是软件公司,这个问题在一个层面上看似乎是对立的,但是如果站在更高的层面上,实际是统一的。

远景本身是一家产品公司,产品公司是不分软硬件的,当市场需要软件的时候,我们就做软件,当时市场痛点在硬件,我们就做硬件,而且硬件和软件是很难割裂的,就像我们的智能风机,表面看是硬件,但其实里面有很大程度来自软件支持。

提问:您谈到的度电成本比较高,现在国内新疆、甘肃限电比较严重,现在怎么面对这个挑战,包括如何开拓客户的需求?

回答:新能源的本质是一种分布式能源,就应该靠近负荷中心来进行部署,比如德国、丹麦的能源生产都是融入到社区的,即融入到整体消费网络里面。分布式能源的部署应该靠近负荷中心,远景的目标就是为靠近负荷中心的社区和城市提供分布式能源的技术服务。

提问:低风速技术方面,全球来看有没有竞争对手?是否把BAT看作竞争对手?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

回答:远景提出低风速风机的理念之后,也给很多同行以启示,大批企业都开始进军这一领域,在中国“十三五”批复的新能源项目中,80%-90%是低风速区的项目。

谈到BAT,我认为它们代表传统互联网企业,它们的技术是基于消费行为学,而我们的技术是机器行为学,是智能设备行为学。 BAT可能对人性有洞察力,而远景对庞大的机器、设备、复杂的能源系统具备洞察力,洞察力不同,所洞察的领域也就不一样。

所以说BAT代表过去那个时代,未来时代的商机蕴含在每个垂直领域,比如交通系统、能源系统、健康系统等,需要科学技术同软件技术的充分结合。另外,如果比较BAT与远景的人员构成就会发现,二者有很大区别,远景有很多科学家、工程师,在我看来,未来的公司既要懂通用技术也要懂行业性前沿技术,即不仅要懂“比特”,还要懂“瓦特”。

提问:能否举例讲一下远景在“互联网+”这方面的洞察力?

回答:比如风电也好,太阳能也好,怎么能够让这些风电场的风机群实时协作、互动,把风有效地利用起来?其实就要像个足球队一样,需要综合能力,比如空气动力学、核心控制理论、整个CFD(计算流体动力学)的仿真模拟,此外还要有大数据处理技术、通信技术,这样才能清楚载荷的分布情况。就太阳能电站而言,需要知道灰尘覆盖上去会有多少电能的损失,要清楚温度升高对发电站的效率有什么影响,要清楚天气变化如何影响电站发电量?这些都是很复杂的科学,下一个阶段,我们一定要去探索整个自然世界,过去互联网过于关注人的世界,但对于整个自然世界关注不够。

提问:目前,不少国有能源和电力企业也十分重视分布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与研发,远景能源准备如何与这些传统产业巨头合作或竞争?

回答:传统能源企业不仅是中国独有的,意大利、法国等国家的能源行业也有国有企业,他们也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传统能源企业面临三方面的挑战:可再生能源转型、数字化以及如何跟消费者互动和融合。上述这些挑战具有全球性,不仅中国能源企业面临,美国和欧洲的能源企业同样也面临着这些挑战,远景在帮助这些传统能源企业做转型。这一场能源变革对所有的化石能源企业、传统电力企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是生存性的挑战。

提问:具体合作方向是什么?比如像国家电网这样的企业如何合作?

回答:全球范围内的传统电力企业都面临巨大挑战,尤其是在数字化转型和与消费者的互动与融合方面。远景可以通过更好地优化能源生产与消费,即通过软件来优化和降低对硬件资产的约束,从而帮助传统电力企业降低其在电网资产上的投资。在配电侧,将来的趋势是更需要软件投入来实现配网侧优化和需求侧管理,从而更好更优地服务能源消费者。此外,在消费者端,远景也可以与传统电力企业合作,建立更针对个体消费者的服务和产品,从而建立消费者对品牌的信任度。

提问:接下来谈一下研发,远景在丹麦等国家建有一些实验室,招了很多当地的科学家,做一些很有意义的研发,请问远景如何应对技术快速迭代的挑战?未来对技术研发的定位及投入?另外,科研队伍与市场销售团队之间如何衔接,成果是怎么快速转化的?

回答:我们既有科学家,也有工程师,科学家、工程师跟销售团队之间是通过产品连接的,所以我们中间有个产品团队,产品是技术的承载,也是技术的引领,而以产品为载体能很好地解决部门协作的问题。远景的产品团队是连接技术研发团队和销售团队的纽带,即连接研发和终端市场的中间部门,以确保研发成果能够产品化、市场化。

提问:远景的科学家要比一般企业多,很多企业是有产品工程师,或者有很多的工程师,感觉远景更倾向一些基础学科的研究,在向上游在延伸,抓底层算法,是这样吗?

回答:对,我们知道要解决这个行业的基础挑战,就需要重大技术性突破,所以必须在基础科学方面,包括材料科学、核心的控制科学、对风的本质理解方面布局。我们在智能算法,在数字化的仿真工具、分析工具方面都投入了很多精力。

提问:是否考虑运用众包模式解决科学和技术方面的一些问题?

回答:我们未来可能要做开放式创新,其实风险投资就是一种众包模式,我们会在一些领域从美国和德国寻找一些技术公司进行投资,这也是一种开放式创新。此外,我们也非常注重招一些跨界人才,打破行业壁垒,通过打造一个生态系统来实现开放式创新,这点很重要。

提问: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远景能源租用“天河二号”的计算服务。从未来发展角度看,如何维护系统稳定性和保护数据安全?是否计划开发自有的数据中心和计算平台?未来还需要拓展哪些有竞争力的行业应用? 

回答:我们现在也不仅跟“天河二号”合作,还跟亚马逊合作,在国外主要是用亚马逊,未来我们会考虑开发自有数据中心。未来的能源物联网安全是重中之重,所以安全性也是未来远景能源物联网平台的亮点,目前我们在硅谷投资了整个物联网的安全隐私技术,其中很多先进技术都会用在这个平台上。

提问:远景能源的格林云平台不仅首创了“智慧风场”解决方案,而且选择了免费对外开放,那么企业的赢利能力是否会受到影响? 长期投资回报来看,企业最关键的赢利模式是怎样的(是否取决于资产评估业务与金融服务行业的融合)?

回答:我们在国外的软件服务是收费的,在中国的增值服务也收费,整个解决方案是端到端的,我们现在是为投资者创造价值。平台上面凝聚的是各个垂直的领军者,或者是生态系统,这个平台是承接着行业的最好实践,也是一个标准化的流程,最终同合作伙伴一块通过这个平台和上面的生态系统完成整个新能源资产从无到有的投资、建设、管理、运行。慢慢地我们会推出评估体系来为金融机构做增值服务,帮助他们在投资过程中降低风险。

提问:数字技术为远景能源的研发与创新做出了哪些主要贡献?你们为企业内部建设而增加的数字技术投资,是否已经取得了预期回报?

回答:应该是取得了预期的回报,数字化能力是远景的核心能力。

提问:在搭建生态系统过程中碰到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回答:在中国,目前我们碰到的挑战就是这个行业面临的压力和紧迫感还不够,只有当行业面临的挑战足够大时,它才会真正意识到搭建一个能源互联网平台的意义。我们感觉在德国很容易运作这一生态系统,因为德国的企业面临着巨大挑战。如果企业活得很舒服的时候,当然不会追求变革。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这个行业还是太舒服了,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还没有上来。

提问:在整个生态链中,哪些合作伙伴是必不可少的?

回答:比如推广远景的能源互联网平台,把它植入到各个企业中去,这时候我们需要项目团队和解决方案团队,还需要类似埃森哲这样的咨询公司,咨询公司有广泛的客户联系,它本身不做产品但可以通过推广远景的能源互联网平台,本身获取项目机会和销售机会,这是一类合作伙伴。

提问:远景能源是中国低风速风机研发设计的“领跑者”。能否介绍一下你们的智能风机产品在技术上有哪些突破和创新?特别是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有哪些应用?

回答:举个例子,如果把我们的智能风机比作手机,那么以前是传统的手机,现在变成了智能手机。我们的智能风机有两百多个传感器,让整个风机实现了数字化。因此它的各种状态、周围自然世界的变化都能转换为洞察力,这些传感器给我们带来了洞察力,这是控制和优化设备的基础。基于这些洞察,我们可以降低设备的冗余度,实现最佳发电效率,建立一个更智能的故障预警机制,此外还能让智能风机跟电网更好地融合。所以智能风机不仅自身要有传感器,跟外界也连着很多的导管,跟天气、人、电网,跟其他东西广泛连接。

提问:研究发现,凡是10倍以上增速的企业,都有非常强的用户界面和社区,公司治理上有很强的自制性,另外还有一个很强的算法,还有就是善于利用杠杆资产,把轻资产互相嫁接。如果远景未来也想实现这种指数型的增长,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强的?

回答:我们也在布局跟消费者的关系,不过是从德国开始的,因为目前中国能源行业属于监管型市场,跟消费者很难真正建立起关系。但是在德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在德国会有一些大的布局,就像你说的社区。在国内,远景终端2C业务还比较少。不过,未来我们也要进入这块,要打通最后的一公里。其中的抓手有很多,比如充电网络、储能设施、分布式太阳能、能效管理、电动汽车等等。

提问:是否考虑“占领客厅”?

回答:我感觉“占领客厅”意义不大,这一块其实增加不了多少价值,因为消费者即使坐在客厅里面,90%的时间还是玩儿手机,通过机顶盒并不能抓到消费者的多少注意力,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未来我感觉更应该关心的是整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可持续的生活,使之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在找这种方式。因为这样才能够真正跟消费者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关系。


作者简介

黄伟
埃森哲战略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常驻上海

发送邮件黄伟。这将打开一个新窗口。

范跃龙
埃森哲大中华区公共事务总监,常驻北京

发送邮件范跃龙。这将打开一个新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