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埃森哲《展望》期刊


数字化增长乘数

乐观的预计,未来几年,数字化投资的“增长倍增器”效应将逐步显现。

概要

在机构层面,数字技术应用的成果已然显现,但在经济体层面,数字化成熟度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数字经济涉及各类数字技能和数字化资本,埃森哲战略咨询部门预计,其在世界经济中占比22.5%,但仍有很大价值可以释放。

目前,能成功利用数字化颠覆性力量的,仍然是科技巨头和新兴数字化企业。他们借助技术力量,打造出新的平台商业模式,让隐形价值得以释放。得益于这一策略,他们在业务增长、盈利水平和市场估值等方面遥遥领先,又将所得收益,再次投入到新型的数字化生态系统中,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对于传统企业而言,眼下不失为一次良机。他们可以更为积极地探寻全新的数字化业务模式,优化数字投资以提升竞争力和生产力。

那么,如何把握数字化投资方向,创造最大的GDP增幅?针对这一课题,埃森哲战略与牛津经济研究院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发现,表现亮眼的经济体可以在数字技能、数字技术和数字化促进因素三方面,优化投资组合,从而获得最佳投资收益。比如,企业领导者和政策制定者可能已经加大了数字技术投入,但却忽视未来人才的储备。我们的模型显示,更聪明地使用数字技能、技术等其他资产,可以实现更大的回报,在2020年之前,有望创造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量。

未来几年,数字化投资 “增长倍增器”的效应将逐步显现。根据我们的计算,以美国为例,通过合理调整对数字技能、数字技术和数字化促进因素三方面的投资,到2020年,美国GDP可增长2.1%,相当于4210亿美元。由此可见,正确把握投资力度和方向,以兼具盈利性、可扩展性和可持续性的新视角审视数字化投资何其重要。

数字经济规模

世界经济仍充满不确定性。为寻求更高增长,许多企业和政府都将目光投向了数字化。埃森哲战略咨询部门对11个国家,13个产业部门进行了研究与评估,结果发现:按照新的数据统计模型,成熟经济体数字技术的产值贡献比为28%,而传统方法下,这一数字仅为5.2%,深入分析后我们还发现,数字技术对生产力和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望进一步扩大。数字化不仅要看规模,更要看数字实践与能力在世界经济中的渗透程度。

衡量数字经济通常主要基于基础技术设施、IT和通信部门投资、电子商务和宽带普及率等方面,但这显然没有覆盖数字化的全部。因此,我们打破常规,采用了一种新模型,全面评估数字化为整个经济体创造的增值。

图一展示了数字经济在11个样本国家GDP中的占比。对于大部分国家而言,数字经济的GDP占比有望在2015-2020年间提高3个百分点左右——相当于全球经济总产值增加12.5%。目前,美国以约5.9万亿美元的数字经济总量(占GDP的33%)领先各样本国,其从事数字化相关工作的劳动人口占比43%。对软件、硬件和通信设备的累计投资,使得数字资本存量在资本总存量中的占比达到26%。

数字化增长乘数

某些行业的数字化趋势明显。在美国,金融服务业的数字化程度已达57%,位列各行业之首,紧随其后的是商业服务(54%)和通信业(47%)。不同于其他研究,此次我们的关注重点是,数字化在整个经济中的产出,从而揭示出数字化转型的进程。

从全球视角来看,金融服务等数据驱动型服务部门已享受到数字化的价值,此外,数字经济在全球零售业、医疗保健业和消费品产业中的产出占比分别达到了22%、28%和20%。

将规模转化为价值

评估数字经济,让我们得以了解其规模和范围。信息、通信和技术等领域投资额度计算,以及数字化岗位多少的考察,对衡量一个经济体整体健康情况具有重要意义。但一个经济体要想表现亮眼,单凭积累数字资产和技能是不够的。

在之前的研究中,埃森哲战略咨询部门通过数字化密度指数证明数字技术对提高生产率至关重要,分析结果表明,数字化密度每增加10分,发达经济体的全要素生产率可大约提升0.4个百分点,而高增长经济体则可提高0.65个百分点。那么,这10分如何提高,才能让经济体受益最大,这是值得商界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课题。

通过厘清待完善领域,商界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可以重新配置数字技能、数字技术和数字化促进因素,从而提高整个经济的产能和产出收益。

数字投资,如何行之有效?

在摸清自身数字经济的规模,识别到数字投资的商机之后,如何实现数字投资效益最大化?成为摆在商业和政界领袖的新课题,本研究恰好揭示了如何通过调整三大杠杆,提升整体数字化密度,让增长倍添动力。

这三大杠杆是:数字技能、数字技术和数字化促进因素,这其中囊括了多个具体指标。例如,数字技能包括员工对信息、通信和技术知识的掌握水平,以及利用数字技能远程工作的能力。数字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程度和有效利用产业互联网的能力。最后,数字化促进因素包括了多类参数——从云服务的使用、融资便利性,一直到该国的监管等。以中国为例,若三大杠杆的数字密度指数之和提高10分,则到2020年GDP有望增加3.7% ——相当于经济总量增加5270亿美元。

数字化颠覆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虽然数字化密度指数提高10分所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但唯有选择正确的杠杆组合方能产生最大价值——帮助各国开拓潜力,更好地探索数字化机遇。对于欠缺规模优势的国家而言,这项工作尤为重要。

我们分析显示,数字技能、数字技术和数字化促进因素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存在着明显关联。虽然调整三大杠杆并非易事,却能带来巨大收益见图二。

通过找到三大杠杆之间的最佳组合,表现出色的经济体能够显著提升其GDP增长率。例如,在样本国家中,美国在数字技术水平、数字化促进因素以及数字技能三方面的排名分别为第一、第二和第三,因此,美国只需在技术上多得1分、数字技能上增加4分,并将其余5分聚焦于数字化促进因素的提高,便可获得最理想的生产率收益。而中国应当促使技术增加4分,数字技能和数字化促进因素分别多得4分、2分,便可实现最优GDP增长。

需要注意的是,图三中为0分的项目,表示该国需要在此方面至少维持现有水平,而不是完全不采取任何行动。例如,日本应当将主要精力放在数字技能方面,同时维持现有数字技术开发活动,并且使数字化促进因素增加4分。换言之,日本应投入60%的努力来更合理地应用数字技能,将其余的40%用于加强数字化促进因素,从而实现收益最大化。同样,巴西和意大利都需要维持数字技能方面的现有投入水平,同时着力加强对数字技术的重视,并适当增加在数字化促进因素上的投资。

两大因素释放数字价值

若要抓住数字化机遇,成为高绩效经济体,各国必须清楚认识影响数字化价值发掘的两个重要因素。

数字化促进因素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
我们的研究发现,三大杠杆的各项不但能对生产率实施单独的正面影响,还能通过彼此互动,扩大影响。其中,数字化促进因素得分越高,另两项分数的影响力就越大。

在样本国家中,一些国家选择将数字技能或能力维持在现有水平,但为了实现三大杠杆的最优组合,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对数字化促进因素做了一定投入。以澳大利亚、西班牙和美国为例,这些国家在2020年之前通过投资数字化促进因素,将获得最多回报。

数字化“赶超”效应
此外,在经济机遇排名中,那些排名靠后的国家其生产力提升幅度更大,甚至可以赶超领先国家。即,三大杠杆中的任意一项同样提高一分,排名靠后的国家会比靠前的国家GDP出现更大幅度的增长。以法国和澳大利亚为例,数字技术杠杆同样提高一分,法国年度GDP可以增长0.09个百分点,而排名在前的澳大利亚只能取得0.05个百分点的增长。

数字化增长乘数

未来三到五年,全球竞争格局将迎来巨变。平台型企业不但抓住了增长机遇,而且赋予它新的含义——在数字化的推动下,将出现新的领军者、多维产业格局以及资本估值方式。

根据价值机遇,划分数字化投资的优先级
平衡各类数字化投资,在提升技能或技术的过程中,做好优化组合,实现最佳回报。

针对行业,实施特定的数字化竞争战略
厘清行业竞争的制胜基础,即明确关键平台、行业角色和数据。

为数字化转型创造好环境
提高企业的数字智商(Digital IQ),携手政府,打造跨行业的合作关系,重写竞争规则。

为了开拓数字经济潜力、扩大市场机遇,推动新生产力和业务的增长,企业领导者和政策制定者必须采取以下关键行动:

只有企业、行业和政府部门三方通力协作,才能释放出数字化经济的全部威力。通过明智的投资,让数字资源、技术和资产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发挥到最大,从而助力各大经济体和行业实现持续增长。


作者简介



马礼仁
埃森哲战略咨询全球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常驻洛杉矶

发送邮件 Mark Knickrehm 这将打开一个新窗口。

布鲁诺·贝尔森
埃森哲战略咨询董事总经理、数字化战略全球董事总经理,常驻巴黎

发送邮件 Bruno Berthon 这将打开一个新窗口。

保罗·多尔蒂
埃森哲技术咨询负责人,常驻纽约

发送邮件 Paul R. Daugherty 这将打开一个新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