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产业物联网背后的政策选择

推出一项变革性技术并不意味着就能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要释放出产业物联网的全部潜力,政府要从政策层面创造一些关键性条件。

概要

从经济大衰退至今已近六年,全球经济依然深陷泥潭,产业物联网能否为不景气的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这是一个重要命题。

英国首相卡梅隆对此似乎持肯定态度。他希望英国能够走在这场“新工业革命”的前列,并斥资近1.25亿美元研究产业物联网。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将产业物联网定为“新兴战略性产业”,计划到2015年向产业物联网投资约8亿美元。还有更多政府正在寻求通过产业物联网提升国家竞争力,刺激经济增长。

各国政府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在他们看来,产业物联网是一张巨网,能连接各类智能设备以及相关操作人员,进而实现设备与设备之间以及设备与人之间的互通互联。产业物联网能够解决经济增长中的结构性问题,比如生产力低下、创新不足和基础设施不健全等。产业物联网将连接数十亿个节点,帮助企业、政府和个人监控和管理日常活动和运营的方方面面

聚合效应

产业物联网的价值来自聚合效应,包括提振生产力、创建新市场以及鼓励创新。有人预测,到2030年,产业物联网将带来数万亿美元的价值。在工业领域,产业物联网已经被用于资产管理和物流环节,实现了整个运营过程的降本增效;农业方面,产业物联网也被用于农田管理、水资源优化等,从而增加了农作物产量;在消费领域,产业物联网正在创造一个又一个几十亿级的新市场,包括数字医疗和数字化生活等。

但是,这些例子并不能说明我们已经完全释放出产业物联网的巨大潜力。历史上,总有一些国家比别的国家更善于挖掘新技术的经济潜力。仅以20世纪初工业国家的电气化进程为例,尽管当时很多国家的技术发展水平相当,但是美国却在电气化发展方面一马当先。因为他们把新技术纳入到整个大的经济环境下,并且围绕新技术对生产和组织机构做出相应的调整。

换言之,在不同国家,电气化的技术扩散与经济扩散步伐不一致。而美国的创业文化,以及有利的商业环境推动了电气化在经济领域的快速扩散。

技术扩散是指狭义的技术采用过程,而经济扩散的含义更广。经济扩散包括技术扩散,同时还包括在更广泛领域和行业分享增长、创新和财务回报。如果一个国家无法认识到两者的差别,并且未能为新技术的经济扩散创造条件,那么就很难释放出产业物联网的全部经济潜力。

新技术的经济扩散包括四个阶段,而每一阶段都是建立在之前的基础之上(见图)。

技术出现。最初,新技术处于萌芽期,只有某些小众市场或数量有限的用户才能够使用。为了使技术过渡到经济扩散的下一阶段,政府干预非常关键。政府的干预在互联网早期发展中至关重要,而互联网正是产业物联网的基础。

创新及规模化。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政府或市场会就该项技术设定一系列标准。而其他行业也会开始围绕该项核心技术进行创新,从而获取价值。而在产业物联网方面,其表现就是科技公司争相希望成为领军企业,智能互联产品进入到消费品领域。由于产业物联网的大部分基础设施都依赖于现有电信基础设施,因此这一进程将大大加快。消费者、企业和创新者都可以用相对低的成本来发展产业物联网

组织及社会转型。如今,世界上许多先进经济体都处于这一阶段, 产业物联网这一新技术正在开始改变社会。上述电气化的例子很有启发性:一旦实现了规模经济,电气化就成为生产的一个组成要素,而一系列新型的电气化消费品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未来,随着产业物联网的发展,也将出现类似的情景。

自我创新和开发周期。在这一阶段,新技术开始在整个经济体中充分地扩散,人们很难想象,离开这种新技术后如何维持正常的日常生活。而创新者则将新技术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开发各类高级应用。还是以电气化为例,电气化发展到电子化,而电子化之后是现代化计算机的出现,继而又发展为如今的互联网以及产业物联网。

我们已经落在后面了吗?

尽管变革性技术本身拥有巨大潜力,但是如果某些扩散条件不具备的话,一个国家有可能在经济扩散的前期就步履维艰。比如,当前仍有很多国家还在努力推广互联网技术。政策制定者们可以通过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励基础设施开发、提高劳动力技能、改善治理、增强本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开放和互联,以及鼓励创新等。

然而,没有适用于所有国家的标准答案。各国决策者要想充分发展产业物联网,必须有针对性地解决本国面临的特有挑战。而思考及回答下面五个问题有助于决策者做出最优战略选择。

(1)为了发挥产业物联网的经济潜力,需要改进哪些领域?某些国家可能需要对基础设施进行重大投资,来支持产业物联网。而另一些国家则需要培育具备相关技能的劳动力大军。

(2)在建设产业物联网时,应在哪些领域分配资源?为了从产业物联网获得最大收益,一国还需要考虑所投入的时间和成本。比如,农业大国只需要投入相对较少的资金,在农田和灌溉系统上植入传感器,就可以利用比较优势取得巨大收益。

(3)如何创造产业物联网所需要素?为了发展产业物联网,一国需要具备人才基础。那么决策者就要选择究竟是培养现有劳动力(即“制造”)抑或是吸引海外人才(即“采购”)?如果是后者,那么该国需要调整相关的移民政策以获取相关技能。

(4)谁来领导产业物联网的经济扩散?平衡好政府和私有部门的角色。无论是由谁来引领这一进程,政府都要促成不同利益相关方(行业、学术界及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协作,以鼓励产业物联网的经济扩散,并确保相关规章制度不会扼杀创新。

(5)何时需要重新评估本国的产业物联网政策框架?考虑到产业物联网扩张的速度,政府可能需要快速做出应对,因此政府应该采取一种动态、快速的决策模式。一旦经济扩散达到一定水平,集中的产业物联网开发模式可能就需要让位于更加多元化、私有化的开发模式。

毫无疑问,商界和政界领导者都清楚地认识到产业物联网蕴含的巨大经济潜力。但是完成新技术的技术扩散,并不意味着就能获得最高经济收益,还应该考虑到新技术的经济扩散,而这就需要一些特定条件。决策者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并积极行动起来,方能充分发挥出产业物联网的潜力。

作者简介

马克• 帕迪,埃森哲卓越绩效研究院全球经济研究总监、首席经济学家,常驻伦敦,mark.purdy@accenture.com

Kindle 版 & 纸质版

另外,埃森哲《展望》在部分机场书店及新华书店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