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思想前沿


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国际开发

美国在非常规油气资源领域的成功使许多人开始思考:对于具有相似开发前景的国家而言,能否同样在利用非常规油气资源方面获得成功?

概要

随着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等全新技术的问世,将那些从前无法利用的资源加以开发已逐步成为现实。各种非常规油气资源——特别是页岩气、致密气、页岩油和致密油,已经彻底改变了美国的能源格局。美国在非常规油气资源领域的成功促使许多人都开始思考:对于具有相似开发前景的国家而言,能否同样在利用非常规油气资源方面获得成功?如果该设想的确可行的话,相关行动将在哪里展开,速度又将有多快?

背景

在世界各地,许多国家都同时具备丰富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和支持投资的政策。然而,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实际开发行动却差别显著,并未表现出与财政开放程度和资源储量的直接关系。实际上,更多的因素在影响着美国和加拿大以外其他各国资源开发的可行性、时机和进度。纵观那些尚未在非常规油气领域进行开发的国家,除了技术可采储量的预计规模和财政政策外,还有一些重要因素会对非常规油气资源利用是否可行起到决定性作用:

  • 区域的地质学条件,包括岩石质量、有关资源储量的数据,以及本地环境的复杂性

  • 土地可用性和可作业性,包括是否已建有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水资源的供应情况、非政府组织(NGO)和当地社区的意见、人口密度,以及能否顺利获取并建立作业设施的其他非技术因素的影响

  • 是否拥有一个能够支持大量钻井和压裂作业的非常规资源的服务行业

  • 已经建立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网络能否将非常规油气资源运至消费市场

  • 传统油气资源或其他资源的开发是否会与之形成强烈竞争,从而显著影响投资意愿

  • 是否拥有充足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劳动力资源,并且他们所掌握的技能可否被用于非常规油气资源领域。

分析

从全球整体角度出发,我们预计国际页岩资源开发将呈现如下特征:

  • 根据本文所述的八项因素,美国和加拿大以外地区的页岩气和致密油资源需要5至10年的开发过程

  • 所有八项因素需要同时发挥积极作用,任何一项因素出现问题,都能够延缓、甚至阻止行业发展

  • 监管机构需要加强所有八项因素的改善,而不只是加大国内财政扶持力度

  • 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拥有致密油的国家(如阿根廷)可能会更积极地开发非常规油气资源

  • 中国和波兰等许多国家都需要努力改造相关技术,使其适应当地的地质特点

  • 虽然阿根廷是当前最具前途的市场,但这种格局将随着其他国家逐步解决八项因素中存在的问题而出现变化;例如,澳大利亚、英国和沙特阿拉伯都可能会迅速脱颖而出。

建议

尽管从整体上而言,这些因素对于页岩盆地开发的可行性、地点选择和进程速度有着最大的影响,但具体到每一区域来看,各项因素的作用力度仍有所不同,而且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改变。图13概括显示了本文所分析的九大盆地的现状,并标出了在本报告撰写时,我们认为会对每一盆地开发进度产生最大影响的某项因素。深入了解这些令市场迟迟难以前进的因素,远比分析所有绿色与琥珀色因素重要得多。其原因在于,一项因素(如墨西哥和澳大利亚存在的竞争局面)就可以严重干扰市场发展;而解决某项因素存在的问题,则能够创建克服其他因素挑战所需的能量——例如,中石化和中石油已取得的重大发现,快速推广技术创新经验能够有助于在中国扫除土地可用/可作业性障碍。

在阿根廷,财政制度是驱动开发步伐的最重要因素。同样,波兰有望借助待表决的财政改革议案,加大对波罗的海盆地的开发行动力度。美国对俄罗斯的政治态度可能也会出现改观,从而令投资加速流入俄罗斯。考虑到其地形特征、人口密度和水资源短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无疑是土地可用性和可作业性。中国有着快速建设基础设施的历史,而且中石化和/或中石油取得的重大发现很可能极大地激发创新热情,从而解决土地可用性和可作业性的问题。在沙特阿拉伯,对页岩层认知的缺乏和基础设施与水资源的短缺,使得在边远地区进行大规模开发成为了该国页岩资源利用中最大的挑战。而在澳大利亚和墨西哥,两股力量正在奋力争夺资金和人员,一方是非常规油气资源,而另一方则是其他能源——例如澳大利亚的煤层气和墨西哥的浅海/深海油气资源,这对两国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进程具有最大的影响力。就英国而言,非政府组织对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反对是影响其开发速度的关键因素。南非仍处于开发的初期阶段,因此很难确定影响行业发展步伐的一项最关键因素。这里详细讨论的关键因素只是着眼于各大盆地目前的整体潜力。我们预计,如果一项因素中存在的问题被克服,那么另一项因素就将可能成为加快开发速度的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