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思想前沿


中国的新资源经济

中国的新资源经济潜力:实现更高速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降低资源利用强度。

概要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实现了举世瞩目的大规模转型,增长成果极为惊人。虽然这种超高速的发展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彼此关联的“五大趋势”却能够确保中国经济实现持续发展,它们分别是:全球化、现代化、城镇化、不断变化的消费模式及数字化。总之,未来十年,这五大趋势将推动中国逐步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然而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公共基础设施项目规模庞大(无论范围还是数目都十分可观),工厂日夜运作,支撑着全球永不止息的消费需求,居民住房供应似乎源源不绝,能源和原材料需求亦不断增加。中国领导人清楚地认识到,如此高的消费水平不能长期持续下去,他们必须解决这一极富挑战性的“资源三角困境”,即在确保经济快速发展和提高资源供应水平的同时,防治土地、空气和水资源污染,应对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从而有效解决上述各方面之间的长期冲突问题。

令人高兴的是,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已就此做出了积极回应:国家“十二五”规划明确强调追求“更高质量的增长”,并对“十一五”规划中的许多核心环境目标进行了深入推进。在政府领导班子换届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新任总理李克强明确表示要下力气解决国内的污染问题。他指出,“本届政府要下更大的决心、以更大的作为去治理污染问题。”在谈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时,李克强进一步解释了为何中国战略的核心必须纳入可持续发展,才能满足7.5%的经济增长目标:“我们不能以牺牲环境来换取人民并不满意的增长 。”

背景

埃森哲认为,中国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能够通过向新的发展范式转变将挑战转化为机遇,实现国家经济的持续繁荣与匮乏资源的日益消耗脱钩。这一全新的发展模式便是我们反复强调的“新资源经济”。

新资源经济是一种经济发展观,核心在于实现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和环境恶化脱钩,创造长期可持续的增长和发展。从个体到企业再到政府,新资源经济需要社会各阶层的全面参与,要求整体经济全面转型,转变资源采购、消费和管理的方式。

新资源经济就是要努力提升

  • 效率水平:以较少的资源消耗来实现等量甚至更大的效能,有效降低资源强度;

  • 替代水平:以非碳基燃料和可再生能源代替碳氢化合物,实现能源结构多元化;

  • 再生水平:应用“循环经济”原则,确保所消耗的资源能够重复利用或循环使用,延长资源寿命。

要想实现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脱钩,就必须依靠彻底的转型:转变目前的运作模式,应用创新型技术的基础设施支持新型产品和服务,充分发挥民众的聪明才智,充分利用跨企业协作的力量。而支撑所有这一切的基础便是政策和市场结构以及消费行为的根本性转变。

新资源经济不仅有助中国实现持续经济增长的宏图大志,同时也提出了应对国家现有资源三角困境的解决方案,即在经济发展、自然资源利用和环境影响这三项重点问题间寻求最佳平衡。

分析

为了量化中国向新资源经济转型的潜力,埃森哲与国际宏观经济预测及分析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携手,对中国经济的增量效益进行了建模分析。牛津经济研究院为中国的增长路径设定了三种不同的情境,时间跨度

当前至2030年,同时选定了应用程度各不相同的五个关键杠杆:它们共同作用,形成必要的有利环境,推动中国逐步向新资源经济过渡。这五个杠杆分别是:

  1. 支持性的政策环境:能够全面而统一地执行政策框架,助推实际行动,向新资源经济迈进,充分反映所有利益相关方的需求和影响。在体现新资源经济的效率、替代和再生等特点方面,需要对这些利益相关群体给予指导和支持。

  2. 高效的市场结构:透过适当的市场信号,促进资源的有效分配和利用,鼓励采用可持续的产品、服务和行为。需要通过体制和结构来推动公开竞争,促进创新和增长,从而完成过渡。

  3. 技术型解决方案:让先进技术得到尽早尽快普及,便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提高整个经济的生产率和效率,实现更好的资源管理。投资建设全面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和部署先进技术,是推动实现新资源经济转型的关键助推剂,有助释放大数据分析和实时信息的强大威力。

  1. 具备所需才能的人力资本:包括领导力、管理和统筹资源能力,强调灵活性、创造性、适应性和创新性。中国必须具备足够强大的人力资本能力,贯穿整个经济的所有层面,才能为转型所需的大规模调整提供支持,提供必要的技术知识和软性技能,推动向新资源经济过渡。

  2. 具有资源意识的行为模式:思维和行为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鼓励各级政府、企业和个人采取可持续的做法,自觉思考自身对稀缺资源的利用方式。协同行动需要全社会各个部门转变现有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形成长期的社会性转变,推动新资源经济进程。

建议

为了能从新资源经济中获益,社会各个阶层都需要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不仅包括国家、地区和地方政府,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以及金融机构,也包括学术界、非政府组织和公民个人。

所有利益相关方应该团结一心,树立共同的愿景——即开展协作,保持发展势头,实现大规模变革——这既是一种开放的资源,也是一种探寻解决方案的开放式创新方法。总之,关键利益相关方必须妥善把握好各自的角色:

  • 政府:制定政策和框架以规范市场,建立组织机构以促进绿色行业的发展。

  • 国有企业:承接关键的大型项目和渠道资源,开拓公私伙伴关系。

  • 民营企业:提供商业经验和专业技术能力;培养员工技能并鼓励培养企业家精神。

  • 公民:改变需求模式,扭转消费行为, 树立具有资源意识的价值观。

总之, 这些问题的覆盖面很广,且困难重重,但中国完全有能力实现这一转型。目前,国家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这表明维持现状并非明智之选。如果中国能顺利实现新资源经济,必将在国家发展历程中谱写出令人激动的新篇章,并为世界各地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树立新的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