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思想前沿


埃森哲中科院新资源经济城市指数2015

实现绿色富国、绿色富民的美丽中国愿景,优化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发展循环经济已成为国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课题。

概要

加强生态文明建设首次写入中国的五年规划,列为十三五规划的十大目标之一。实现绿色富国绿色富民的美丽中国愿景,优化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发展循环经济已成为国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课题。

中国的资源环境承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极限。中国经济增长导致的资源损耗、环境污染和生态退化等资源环境成本高达GDP的12.3%。未来发展面临的资源环境约束日益强化,能源安全、水资源保障、环境承载力已成为制约发展的关键因素。

背景

城市是经济和产业活动的主要空间,聚集度越来越高;城市也是资源消耗和环境负荷的主要载体。很多中国城市已经陷入严峻的“经济-资源-环境”三角困境。2013年,埃森哲和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合作,提出了“新资源经济”的理念,从城市经济发展、资源环境可持续性以及针对未来的发展支撑能力三个维度,构建了一个综合评估城市发展绩效的指标体系,旨在为中国城市的发展和转型提供一个平衡工具。

分析

时隔两年,埃森哲与中国科学院再次推出《埃森哲中科院新资源经济城市指数报告2015》。在这份报告中,我们不仅根据最新的公开数据更新了指数数据,还将指数 覆盖城市从之前的73个增加到100个,并从城市雾霾和数字化发展等新的角度进行了分析研究,得出以下主要几个洞察。

一、过去几年里,中国城市经济的发展没有摆脱对资源消耗的依赖,在经济增长的同时环境质量却在退化。中国城市的聚集效应更加显著,但环境挑战日趋严重,各类规模城市的资源环境可持续性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尤其大城市的环境质量明显降低。资源型城市的资源环境可持续性仍在恶化,凸显出新常态下这类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严峻问题。

二、虽然沿海城市经济保持传统优势,但资源环境负荷总量过大,部分区域资源环境负荷达到甚至超过环境承载力,使得资源保障能力下降和环境质量退化。当前更突出的问题是空气质量和水环境质量的恶化。

三、在新常态下城市面临再定位和转型方向。随着产业的区域转移以及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实施,以核心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将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主体。基于对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成渝、长江中游这5个城市群的分析,我们看到经济发展和资源环境可持续性之间的兼顾和平衡还远未受到应有的重视,最发达的长三角城市群和珠三角城市群的失衡问题尤其严重。虽然中心城市经济发展的溢出效应将给区域内城市带来新机遇,但处于核心的特大城市在自身增长模式尚未完成转型、资源环境可持续性没有改善、发展能力仍限于应付本市事务的情况下,其固有的“城市病”也很可能向区域内的城市传染,并进一步蔓延。

四、雾霾迫使我们重新思考城市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模式。我们分析显示,PM2.5浓度越高的城市,经济总量和工业规模越大,但其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越低。通过新资源经济城市指数和PM2.5指数的相关性分析,我们找到一个城市发展的雾霾拐点。当产业转型和能源结构变化进入新阶段,体现雾霾浓度的正抛物线就将出现向下拐点。城市发展能力提升越快,出现拐点的时间就越早。随着当下雾霾污染愈演愈烈,必然要求城市调整产业结构,转变能源消费结构,也要求决策者重新思考科学的城市发展模式。

五、数字技术普及和互联网+等新兴议题为产业转型和城市发展注入了新的元素。 通过将“互联网+”指数与新资源经济城市指数进行对比分析,我们发现 “互联网+”发展应用情况越好的城市,其经济绩效越好、资源环境可持续性越高、发展能力越强。“互联网+”这种依托数字技术带来的增长,是通过减少资源消耗、降低环境负荷实现的。这种低资源源消耗、低环境负荷的经济转型,正是破解中国城市的“经济-资源-发展”的三角困局的唯一出路。

建议

在新常态下提出新资源经济的理念,一方面是要推动经济增长和资源环境可持续性的协调发展,另一方面要通过新技术的应用,推动产业转型,减轻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负荷,为中国城市带来可持续的繁荣。深刻理解这个关系,不仅是我们这套指数研究的初衷,也希望为城市管理者和规划者以及行业领袖等利益相关方提供一个议事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