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求职


跟随路川 | 探秘数字技术战略职场

Q:您为什么选择埃森哲,并效力多年?

路川:当时选埃森哲就是因为看中她的技术基因。我在加入之前也做了各种了解。来了之后发现百闻还是不如一见,埃森哲的文化还是非常人性化的,比起短期绩效,公司会更加注重一个人的长期贡献。比如说,有的同事有段时间身体不好,或者家里有事,公司都会理解,并有周全的灵活工作政策给予最有力的支持。我觉得除了工作内容之外,工作环境的人性化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这也是让埃森哲连续成为最佳雇主的原因。 而且,在公司管理体制下的聚合作用保证了“志趣相投”的小环境。我们这里是项目制,同事们需要在一起融洽地长期合作——这点非常重要。工作愈久愈会发现,人际合作的能力和平台会比个人能力更加重要。就像我们前CEO Bill Green曾经说过,他唯一的特长是梳理人际关系,所以才能做到多年成功领军埃森哲。 我还喜欢我们的项目团队里经常有来自全球各地的同事,我们很多人都变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比如今年9月份我会去意大利参加一个意大利同事的婚礼,他之前跑到上海参加了我的婚礼,这次我要去“回访”。☺ 我要说的是,埃森哲是一家不断向上、生机勃勃的公司,不是所谓的“养老机构”。如果你的个性是喜欢挑战和不断提升自己,那么来吧!这是一个很棒的平台。如果你信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那么来吧!

Q:做一名数字技术战略专家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路川:我的工作并不轻松,但也非常有意思。数字技术是这样一个富有戏剧性的、并且一路引领商业的领域。在2014年的时候,还有很多企业的CEO或CFO都说数字化未必和他们有关系,是忽悠的。他们只愿意关心一点点Digital Marketing和E-commerce。但是,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明显市场上的感知就不一样了,很多CEO反过来都变成了技术粉,都会谈到前沿技术对企业管理的应用,甚至是将颠覆性创新的业务作为业务组合的一部分来进行发展,而不只是将其思考成营销工具。2016年之后,我听到客户的企业说要把自己企业去“互联网+”的,慢慢超过了要求“+互联网”的数量。这是思维模式在技术引领下的转变。我很骄傲能够立足于这个浪潮中,推动各个决策者前进,改变企业的发展方向和轨迹,让客户的公司获取更大的成长空间。 我每天的工作非常充实,我必须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在路上的时候,我往往会安排电话会议;在登机之前,我会看看各种专业订阅号学习知识;在飞行途中,我会做PPT,或者阅读报纸,从报纸上其实能学到很多最新的行业知识。我平均每周飞行4次,2015年居然飞行了220次,我终于加入可以升舱的白金俱乐部啦!哈哈!

Q:您有没有印象深刻的项目案例可同我们分享呢?

路川:有这样一个项目:客户是一家央企集团,集团下属十多个二级板块公司,和数十个三级公司。客户邀请埃森哲帮助其完成“十三五”数字化和信息化规划。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帮助客户规划未来数字化定位的转变,搭建数字化服务平台,以及建设集团层面的管理数据仓库。 由于客户是传统的央企,为了适应不断变化的改革环境和经济环境,我们首先需要和客户一起解决总部定位问题以及相应的深化改革问题。许多子业务板块的成立时间早于集团总部,也就是俗话说的“先有儿子,再有老子”的情形,而每个子版块业务都有各自的能力制定战略并执行。基于这样的背景,总部首先要找到自身的价值定位,以均衡个方面力量,形成集团整体的可持续发展。 数字化服务共享平台是这个项目的核心部分。我们通过水平事业(服务主业务的新业务)的构建,使总部从架构上起到了规划与孵化的作用,而下属各单位均纳入平台,共同建造生态圈。在这个新平台下,帮助各业务板块实现新的业务增长,增加消费者粘性,迅速形成基于消费者大数据的规模效应,从服务端入手再指导产品规划。 此外,集团层面的管理数据仓库是另一个核心设计要素。基于总部上下贯通的目标,通过管理数据仓库,帮助集团增加下属单位的可视化,同时帮助下属单位在统一平台上进行分析、决策,避免了重复投资,增加了决策的上下协同。

Q:您的未来职业发展方向会怎样?

路川:技术会不断更新,而这些更新将不断推动企业前进,改变商业模式,改变商业生态环境。我们不做纯粹技术的研究,那是研究院的事情。我们研究技术的商业本质,并将这些商业本质翻译给不同企业客户的CEO听——这对企业的影响是什么?应对的战略是什么?企业应该如何利用技术去获得增长、去提升效率? 如果说,在未来世界,很多工作都将被机器人取代,那么数字技术战略专家的工作则将是无法取代的。 为了做好数字技术战略,必须掌握两方面能力:第一,企业战略。或者说业务战略是基础能力,而数字技术战略顾问本身必须是一个业务战略顾问;第二,对技术的洞察。只有深刻理解技术是什么,才能成为一个数字技术战略顾问。所以,根据目前的状态,我会花50%的时间做一些传统业务战略,另外50%做一些数字技术战略的工作,保证自己的知识平衡发展。在做传统业务战略的同时,我也会思考,有哪些新技术会带来传统战略的改变,并累积这个领域的“思考后的知识资产“沉淀。